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30th Jun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尋你在每一個冬季,手掬你的晶瑩,腳踏你的浪漫,你是詩的歌,你是春的夢。靜謐中聆聽你邁向春天的鏗鏘,浮華中讀懂你悄無聲息的寧靜。 尋你在每一個冬季,仰望你漫天飛舞的輕揚,俯瞰你粉妝玉砌的厚重,我把心緒書寫在季節的扉頁,我把思念鐫1刻成冰雕雪刻的願景。花樣的幸福蘊藏在你白色的夢裡,詩夢般的萌動流淌在萬里霜天,你敞開銀裝素裹的胸懷,迎來春歸大地的消融。 在冬季尋找你,尋找你輕盈的步履,你是格拉丹冬雪山跌1宕的浪濤,你是沱沱河飛流直2下的怒吼。啊,你是生命之水,你是長江之源,你生生不息的唱響著一曲曲豪歌,洶湧澎湃流淌了五千年! 白茫茫一片,霧茫茫一片,你狂舞漫卷,你呼嘯長天,我從你雜亂的經緯裡看到了殷紅綻放的梅花,聽到了長江源頭滾滾的濤聲。 在天地間尋你,天空中有你飄舞的倩影,枝葉間有你眨動的皎潔,銀花樹掛天地相連,純白的衣袂裝扮了整個世界。你是文人筆下的詩行,你是墨客紙上飄飛的流螢,你是春的使者,開放出一朵朵晶瑩的冰凌花。 在冬季尋你,尋找你柔情似水的婀娜,尋找你千里冰封的旖旎,遠山近嶺迷迷茫茫,千溝萬壑之中恰似有無數翻飛的柳絮、萬樹盛開的梨花。一團團,一簇簇,玉一樣潔,銀一樣白,瘦柳變肥了,枝條壓低了,啊,好一個無限幽靜芳美的銀白世界! 掬一捧春的希望貼在我的臉頰,讓純潔沉澱我浮躁的靈魂,讓雪水漿洗塵世的喧囂,一片片聖潔拂去玫瑰的塵埃、一朵朵潔白點綴雪蓮的冰清。你是我眼眸裡一汪清純,你是我心海裡一隻舞動的精靈。啊,我尋你在這個冬季,我尋你在我的夢裡,追隨你的韻腳,點燃雪中的燭光,燃亮明天的希望,一路光明,一路風景。 你聽,小河的激流攜來了你流淌的歡歌,大海的浪花激盪著你汩汩東去的吟唱,我在小草的腳下聆聽你漸行漸遠的足音,我在萬樹枝頭回味著你昨日的風姿綽影。 我尋你在明天,我尋你在又一個冬季的來臨……

| 23rd Jun 2012 | 一般 | (6 Reads)
本來,寂寞是被人不屑的詞,覺得寂寞也是被人不齒的言端,至少我是一向這麼對待的,因為,不能承受寂寞的人或許是思想膚淺的人,害怕寂寞便不會安之若素地面對生活,快樂是人們追求的,但快樂易逝,寂寞是人們逃避的,寂寞時時出沒,一份樸素平靜的心,或許是達到永恆的唯一途徑。 不知不覺,習慣了早上喝咖啡,夜裡喝牛奶。習慣了早上用清苦的沸水喚醒胃的知覺,晚上用香甜的沸水安眠胃的浮躁。因著胃囊的感覺安排生活,從日出到日落。只習慣沸水的溫度,從苦到甜。 曾經以為,孤獨比寂寞更深沉。淪陷於寂寞裡,方知寂寞比孤獨更難熬更令人疲憊。孤獨不需熬,沒有盡頭的路只能無限忍受著走下去。而寂寞總是折磨人至疲憊不堪,又帶著更深的歎息浸入新的夢境。疲憊是每一次夢醒後的歎息累積的重量,夢是寂寞開的花,寂寞繁盛夢所以多且頻繁,而疲憊是花落之後結的惡果。 不知不覺,習慣了白天在陰影裡發呆,傍晚在街上看霓虹閃爍。習慣了黑白顛倒,晝伏夜出,像個幽靈遊蕩或者短暫停留。習慣了黑暗的亮度,怕強烈的光線刺傷了眼,怕刺傷的眼會不知不覺流淚。 曾經以為,孤獨比寂寞更有價值。寂寞愈深的時候,方才明白比價值更令人在意的是感覺。只剩下一種虛無的感覺時,任何價值都變得虛無。虛無是感受分明卻觸摸不到的空洞,空洞衍生的沉默冬夜的空氣一樣的冰寒。而沉默被稱為言論,冰寒被稱為溫度。虛無,這個矛盾的極致,是寂寞最後的感覺。 不知不覺,習慣了撐起雨傘走在雨裡,穿上風衣走在風裡。習慣了讓無意飄入傘下的雨淋亂了頭髮,讓無意穿透纖維的風吹濕了睫毛。習慣了深夜三點用失眠折磨神經,下午三點用空虛飢餓細胞。失眠和飢餓交錯的十字路口,迷失緣由感染了一種自虐情緒。據說自虐是寂寞國度流行感冒的特徵。 不知不覺,習慣了雙臂環抱的溫度,左手牽著右手的溫柔。習慣了午夜時分耳輪和指尖冰涼的摩擦,熟悉的咖啡牛奶氣味瀰漫停滯的空氣中,自己呼吸。習慣了對著鏡子自己欣賞。滿足的微笑的背後隱藏了一種自戀情緒。據說自戀是寂寞國度最時髦的病菌。 不知不覺,習慣了咀嚼喜歡的文字,呼吸熟悉的感覺。習慣了無病呻吟,把無聊演繹成一種情調,時光將生活消磨得乏味。不知不覺中,寂寞病變成一種癌症。 曾經以為,不會被寂寞打敗。一個人的夢裡,方知寂寞是一種癮,戒不掉……

| 16th Jun 2012 | 一般 | (6 Reads)
更容易接近的 廈門的天空 濕濕的,甜甜的 比起家鄉 少了的 是一份浮雲 多了的 是一份迷醉 夜空靜靜的 但卻很活潑,很開朗 沒有一絲的遮掩 每顆星星都有展示的機會 射入大海中 揉碎為一片 粉粉末末 灑在我心田 自信的心田 步履輕盈,煙雲踏碎 愛上你了 讓我單相思 何時再會?

| 9th Jun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是不是我死了,你們就真的開心了? 為什麼?真的沒有人注意我的存在嗎? 我說過自己絕不會哭,但眼淚還是掩藏不住。 我付出的一切,換來的是什麼? 是離別?是懷疑?是不信任?是冷嘲熱諷? 我終於明白,原來真的沒有真正的朋友。 即使是從小一起長大又怎麼樣。 他們做什麼事有想到我嗎?沒有,我知道。 而我憑什麼什麼都要想到他們。 我也想自私。自私把自己藏起來。 在他們眼裡,我到底是什麼?只是工具而已嗎? 多麼可笑,他竟然說如果我死了,他就真的高興了。 我知道他說的不是真的。 哈哈。只是我笑啊笑啊。笑得眼淚都出來了。 每天強顏歡笑的感覺太苦,我快要堅持不了。 我的感覺你們不懂,就想我不懂你們的感覺一樣。 我沒有在裝可憐,我沒有在裝委屈。我沒有什麼事都只想到自己。 有時候我真的會控制不住。我不是故意的。 只是一句不經大腦脫口而去的話就可以讓所有人遠離我。 哈哈。多麼強大啊。我真的很佩服我自己呢。哈哈。 我想自己快點長大,再大一點,再大一點。 這樣我就可以離開這裡。到一個所有人都不認識我的地方。 這樣,我可能就不會覺得難過。 這種感覺太難,太痛。我怕我會崩潰。 身邊總有很多人,卻感覺孤零零的只有我一個。 我不夠好,不夠溫柔,不夠體貼,不夠漂亮。 這些就是他們嫌棄我的理由嗎? 我是任性的。也是固執的。 我不是最好的,但也不是最壞的呀。 他曾說我就是個脆弱的寶寶。一句無心的話都可以讓我難過好久。 那又怎麼樣呢。我的脆弱有誰看得見。 有多少次躲在KTV的廁所裡哭的時候,每次都只有他會不顧所有人走進女廁所找我。 只有他會輕輕拍我的背讓我在他肩膀上嚎啕大哭。 只有他會寵溺的喊我的名字。 只有他會在我走累了的時候讓我靠在他的背上休息。 只有他會在我生病的時候悄悄來我家看我。 只有他會在過馬路的時候拉著我的手。 只有他會在我想喝歐吉的時候買給我。 只有他會在冷的時候讓我穿上他的衣服。 什麼都只有他。 我想他,比任何時候都想見到他。 如今, 我躲在廁所裡哭沒人會找我了。 沒有人會在我哭的時候借個肩膀給我靠了。 沒有人會寵溺喊我了。 沒有人會在我累了後讓我在他背上休息了。 沒有人會在我生病的時候來看我了。 沒有人會拉著我過馬路了。 沒有人會在我想喝歐吉的時候給我買了。 沒有人會在冷的時候別讓我凍著了。 真的,沒有人了。 我又想不起他的模樣了,所以我又翻了一下手機。 我們的合照很醜,不是一般的醜。 原因是我當時在打噴嚏,他卻在旁邊笑。 他其實笑得很好看,所以他說是我敗壞了這張照片,要我刪了。 可是我不願意刪掉。因為這是我們唯一的合照。 我愛他,卻不是那種愛。 我以為沒有他我會過得很難受。 因為會沒有他的電話,沒有他的短信,沒有他喊我親暱的名字。 現在,真的沒有了。我卻沒有想像中的難過。 只是偶爾還是會想起。 突然想起培虹了。 好像我去哪裡都有叫她一起。 我們一起逛街,一起吃東西,一起上學,一起放學,一起玩,一起笑…… 只是以前怎麼了。 只是最近怎麼了。 只是怎麼感覺,我們也疏遠了。 還是不能的,對吧。 忍受不了我,對吧。 好吧。 那就盡量別理我就好了吧。 那就當成陌生人就好了吧。 我想像著,她的笑容在看見我的時候瞬間僵掉,然後蔑視的走掉。 會的吧。 嗯嗯。我覺得有可能。 所以,何必在意現在呢。以後會比這更糟的吧。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忘記這些不美好的事。 我可以選擇性失憶嗎?不可以。 可是我會假裝。嘻嘻。 我可以當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。 可是有些事我卻不能當作沒有發生過。 因為那是刻苦銘心的痛。 我是健忘的人,有些事卻不能忘記。 好奇怪。 如果我是一條魚,記憶只有7秒。 7秒後可以立馬忘記所有事。不管是開心的,不開心的,統統忘記。 我希望我的記憶只有一天。 這樣我的每天都是嶄新的。 終於試了一個人的感覺。 一個人搭車,一個人靜坐,一個人去茶餐廳點兩個人的份再一個人吃掉,一個人走在人行道上,一個人過馬路。 感覺很好。卻有些失望。 我要學著習慣,因為可能不久就真的只剩我一個人了。 其實,一直我都是一個人。

| 6th Jun 2012 | 一般 | (7 Reads)
第六十七封:原來歲月並不是真的逝去。他只是從我們的眼前消失。卻轉過來躲在我們的心裡。然後再慢慢地來改變我們的容貌。習慣看身邊步履匆匆的人。習慣人們匆忙的臉習慣這座城市留給我們所有的陌生和寂寞。有很多人就這樣從我們身邊匆匆走過。走向自己預先設定好的目標或許留戀。或許不捨但誰也不會為誰停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