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14th Jul 2012 | 一般 | (6 Reads)
  據研究,有些恐龍可能是一種移棲動物,它們年復一年地前往相同的地方產卵,等到小恐龍發育完全之後再作大規模的集體遷徙。

| 7th Jul 2012 | 一般 | (6 Reads)
沿著測線能夠走進淡綠色的山影裡,眼前的野地草色正濃。正是盛夏時節,青蔥的麥穗兒搖動著它們嚮往成熟的鋒芒。幾個放線班的女孩子,穿著桔紅色的工服正在麥浪裡翩翩起舞。她們熟練地扯動著小線,如同在編一幅秀美的織錦,又彷彿綻放在那幅織錦上的花朵,寧靜,絢麗,優美…… 投身石油勘探的女性身影逐漸多了起來,她們常被聯想成移出溫室的花朵,此刻如此耀眼的現身廣袤的曠野,山水之間便多了一種獨有的芬芳,讓鋪排開地震測線的大地顯得更加多彩、秀麗。像火紅的芍葯,又像是朝霞般的牡丹;似一朵朵低頭尋覓的朱頂紅,又宛如揚起笑臉的山杜鵑,一時間,本來顯得落寞荒疏的空山淡水,竟然變得明媚多姿,奼紫嫣紅。 隆冬時節,她們穿越冰雪,山野間醒目地燃燒起一樹樹骨骼清奇的梅花。穿著黃色工服的女井監,只露出一雙靈動的眉眼,大紅圍脖兒把臉和嘴巴包得嚴嚴實實,哈氣撲在睫毛上,掛上一簾好看的冰凌,儼然一株盎然的杏梅。大自然這個看起來冷酷的化妝師,卻有一副愛美的心腸。放線的女工三五成群,猶如綻放在雲霧中的龍游,大線小線在她們手中就像平時擺弄的毛活兒。沒聽見她們喊一聲冷,似乎越冷,她們才開得越俏麗。這不得不讓人信口讀出那句詩:不是一番寒徹骨,哪得梅花撲鼻香。 女性投身物探行業,自然是源於一種真誠的熱愛。在一支裝備精良、素質過硬的地震隊裡,似乎只有男人和那些剛性的設備才是相匹配的,女人只是一種描紅般的點綴。而如今,已經沒有人再把“勘探讓女人走開”的話當回事兒了,君不見最艱苦的第一線,也常能見到颯爽英姿的找油女強人。仔細想想也就不難明白,在遼闊無垠的大草原上,如果沒有散落其間的花朵來裝扮,誰還能感覺得到草原是美麗的呢。 好看又有用,這正是物探花的特點。我愛那一朵朵伴隨著金戈鐵馬走天涯的石油物探花,愛她們野性的芬芳,愛她們奉獻的情懷,更愛她們堅定不移扎根大盆地和構造帶上的愛的抉擇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