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th Apr 2013 | 一般 | (7 Reads)
我們熱愛這個世界時,才真正活在這個世界上。 --泰戈爾 清晨,在一陣鳥鳴和雀躍的喧鬧中醒來。 窗外,一半是被朝陽鍍了層霞光的微藍的天,一半是香樟樹葉湧動的幽綠的海,心裡那只幸福的白鴿就自己飛了出來,在朝霞裡盡情地盤旋。 綠海藍天白鴿,一幅寫實又寫意,寧靜又充滿動感的畫。 怎麼能不幸福呢?每週有兩天週末可以隨意安排,住在鬧市區美麗安靜的一隅。北面是充滿人文氣息的校園,成群的白衣少年和花裙裝的女孩像天使一樣飛來飛去。成片的林木像天然氧吧,早晨可以在冠如傘蓋的樟樹下打打羽毛球;南面是植被茂密的公園,明淨的湖水像嵌在萬木叢中的碧玉,黃昏時可以沿湖散步,無數叫不上名的小花小草和高大的樹木面前都有一個牌子:某某名,屬某某科……像是給你慇勤遞上的名片,慢慢由相遇到相識到親朋好友般的親切,那些詩一般的名字和不同姿容的獨特美麗,使人流連忘返。 怎麼能不幸福呢?昨天還是突然燥熱的天氣,以為會有一場風雨的狂吹濫瀉才能平息這樣的燥熱,卻在不知不覺中迎來這般祥和的晨光,多麼像焦急漫長的等待後,結果卻超乎預料的好,把提到嗓子眼裡的心放回心裡,再來一次舒暢的深呼吸。 怎麼能不幸福呢?這樣暖的陽光,可以把所有想晾曬的衣被拿到頂樓大平台上一次曬個夠,如此奢侈的享受卻不用付出銀子,也沒有城管方面的禁忌,還可以在無人的大平台上像蝴蝶一樣飛到花團錦簇的床單前嗅嗅,像少女一樣駐足在那件足以“扮嫩”的粉綠小洋裝前充滿遐想。如紫桐妹妹所言:你看我們的孩子都比我們高了,又都這麼善良這麼帥,我們的老公又都這麼優秀這麼體貼。我們還沒見得怎麼老,身材也沒變,可以把二十多年的衣服放一塊穿,還可以挑“三彩”淑女裝的M號,想想就幸福……其實真正幸福的是:雖然歲月會帶來如霜的兩鬢,卻沒有收回一顆不泯的童心,我們還有激情能夠大聲朗誦舒婷的詩歌:“……在種子胚芽中/唱著翠綠的歌/我簡單而又豐富/所以我深刻”。 怎麼能不幸福呢?正好兒子來電話說過兩天就要回家來了!清脆的手機鈴聲多像歡快的報喜鳥的歌唱:那將是渡口對歸帆的迎候港灣對遊子的擁抱啊! 怎麼能不幸福呢?正在杭州出差的老公也來電話“匯報”今天去西湖的三潭映月等景點……小王子說:“我若有53分鐘(為什麼是53分鐘呢?)的空閒,我就逛到清洌的泉邊去。”在心裡把“泉”換成了“湖”,一樣水般的澄澈。正是西湖一年桃紅李白、柳浪聞鶯的勝景,你可以徜徉蘇堤白堤,欣賞佳人美景,盡顯英雄本“色”了。而我此刻只需俯瞰就彷彿能夠:變成一縷清風吹起湖面漣漪,變成一尾小魚沉潛湖底,變成一脈清流迷失湖中。 怎麼能不幸福呢?那條我幾乎每天一趟的湖邊小路,現在一路走來都是飽滿的花鮮亮的葉,卻無法讓你產生盛極必衰的傷感,因為接下來的薔薇紫籐梔子茉莉荷花……一場接一場盛大的花事會讓你目不暇接,浩浩蕩蕩的香氣和綿延不斷的好時光會接踵而來。重要的是,未來的你也會一路如影隨形。 “我們熱愛這個世界時,才真正活在這個世界上。”我想把關於幸福的信仰和祝福托付給朝霞中的白鴿。你的仰望會給白鴿的翅膀投射溫暖絢麗的光,你的懂得會使彼此被陽光般的愛包圍,從而獲得真正的自由!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6 Reads)
沿著測線能夠走進淡綠色的山影裡,眼前的野地草色正濃。正是盛夏時節,青蔥的麥穗兒搖動著它們嚮往成熟的鋒芒。幾個放線班的女孩子,穿著桔紅色的工服正在麥浪裡翩翩起舞。她們熟練地扯動著小線,如同在編一幅秀美的織錦,又彷彿綻放在那幅織錦上的花朵,寧靜,絢麗,優美…… 投身石油勘探的女性身影逐漸多了起來,她們常被聯想成移出溫室的花朵,此刻如此耀眼的現身廣袤的曠野,山水之間便多了一種獨有的芬芳,讓鋪排開地震測線的大地顯得更加多彩、秀麗。像火紅的芍葯,又像是朝霞般的牡丹;似一朵朵低頭尋覓的朱頂紅,又宛如揚起笑臉的山杜鵑,一時間,本來顯得落寞荒疏的空山淡水,竟然變得明媚多姿,奼紫嫣紅。 隆冬時節,她們穿越冰雪,山野間醒目地燃燒起一樹樹骨骼清奇的梅花。穿著黃色工服的女井監,只露出一雙靈動的眉眼,大紅圍脖兒把臉和嘴巴包得嚴嚴實實,哈氣撲在睫毛上,掛上一簾好看的冰凌,儼然一株盎然的杏梅。大自然這個看起來冷酷的化妝師,卻有一副愛美的心腸。放線的女工三五成群,猶如綻放在雲霧中的龍游,大線小線在她們手中就像平時擺弄的毛活兒。沒聽見她們喊一聲冷,似乎越冷,她們才開得越俏麗。這不得不讓人信口讀出那句詩:不是一番寒徹骨,哪得梅花撲鼻香。 女性投身物探行業,自然是源於一種真誠的熱愛。在一支裝備精良、素質過硬的地震隊裡,似乎只有男人和那些剛性的設備才是相匹配的,女人只是一種描紅般的點綴。而如今,已經沒有人再把“勘探讓女人走開”的話當回事兒了,君不見最艱苦的第一線,也常能見到颯爽英姿的找油女強人。仔細想想也就不難明白,在遼闊無垠的大草原上,如果沒有散落其間的花朵來裝扮,誰還能感覺得到草原是美麗的呢。 好看又有用,這正是物探花的特點。我愛那一朵朵伴隨著金戈鐵馬走天涯的石油物探花,愛她們野性的芬芳,愛她們奉獻的情懷,更愛她們堅定不移扎根大盆地和構造帶上的愛的抉擇……